妈祖灵签 第七签:乙丑 (属土利年 四方皆宜)

摘 要

妈祖灵签 第七签 天后妈祖灵签第七签:诗曰 云开月出正分明,不须进退问前程;婚姻皆由天注定,和合清吉万事成。 天后妈祖灵签第七签:签诗语

  
  妈祖灵签 第七签
  天后妈祖灵签第七签:诗曰
  云开月出正分明,不须进退问前程;婚姻皆由天注定,和合清吉万事成。
  天后妈祖灵签第七签:签诗语译
  北海观音明善堂
  阴霾扫尽,云开月出,不须再多问了,可以直奔前程。婚姻是上天注定好,只要是天作之合,一定和谐美满。求得此签暗示目前福报尚有不足,问事求谋多虑举棋不定,宜多求神明祈福可得圆满。如果是问运途,可以说是“否极泰来”,即厄运已过,现在已渐入好运了。问婚姻,表示佳偶天成,有情人终成眷属。此签问做事,可以成功。问求财,开始见利。问出外移居,则不利。问诉讼,和解可无事。问疾病,宜消灾。幼危险。
  育德妈祖同修会
  云开月出,大放光明,不须再问进退,可以直奔向前程。婚姻都是上天注定好的,只要是天作之合,一定美满成功!抽到此签,如果是问运途,可以说是“否极泰来”,过去的乌云已经散开了,被遮的月亮重放光明,即坏运已经过去了,现在已迈入好运了。如果问婚姻,表示佳偶天成,有情人终成眷属。此签问做事,可以成功。问求财,开始见利。问出外移居,则不利。问疾病,则有惊无险。问诉讼,和解可无事。
  天后妈祖灵签第七签:解曰
  凡事:后成
  作事:月光成
  家事:冒险。平安
  家运:渐渐平安
  婚姻:月光成。暗不成
  求儿:好
  六甲:定必生女
  求财:有成
  功名:少有成。老无
  岁君:好
  治病:女平。男晚好。少险。老不畏
  出外:满路异香
  经商:成者大吉
  来人:月中到
  行舟:须当先防
  移居:不吉
  失物:月光在。月暗无
  求雨:初无。月尾有
  官事:破财。完局
  六畜:兴旺
  耕作:有收
  筑室:月中好
  坟墓:地势甚美
  讨海:合和吉。不合凶
  作塭:须防风水
  鱼苗:月中吉
  月令:淡淡
  寻人:月中遇
  远信:可喜
  ◆签诗故事一:国公暗察白袍将
  精要版
  国公暗察白袍将唐太宗要远征高丽,梦见名为薛仁贵之一白袍将军,可以保驾战胜高丽而归。当时的兵马总管张士贵,以女婿何宗宪假冒白袍将军,反而设计欺骗薛仁贵,说皇帝要杀他,令其隐于军中厨房当伙夫。在战争中,薛仁贵屡屡建功,但是都被张士贵将功劳记于何宗宪名下。有一天国公尉迟恭在两军交战时看见白袍将军,很高兴地要去察看,但是在混乱中,薛仁贵溜走了。又有一次,遇敌军埋伏,尉迟恭危急中得白袍将军解救,想要前往相认,还是被逃走了。因此,尉迟恭就想要清点军中人员,找出白袍将军,张士贵知道尉迟恭爱喝酒,就先将他灌醉,在还没点名完毕,尉迟恭就睡着了。而张士贵还传假消息说尉迟恭是要搜捕薛仁贵,薛仁贵因而逃离军营,尉迟恭最后并没有查出谁是白袍将军。
  完整版国公暗察白袍将
  唐朝,李世民继承皇位之后,国富兵强,势威远播,邻近小邦,无不臣服。这一年,不齐国循例派遣特使入贡,途中却被高丽国悍将盖苏文劫走了珍玩贡品,还放话把大唐皇帝羞辱一番。太宗皇帝大怒,决定御驾亲征高丽,讨伐顽逆。军师爷徐茂公,观星象,察天文,为皇帝解了一个奇梦,说:“要跨海远征,必需先到山西龙门县召募一位姓薛名仁贵的白袍将军,只有他才能保驾东征,凯旋归来。”兵马总管张士贵,忽然想起:在营里当个带队官的女婿何宗宪,他不是也穿着一身白袍?皇帝梦中所见的白袍将军,除了他还有谁?张士贵暗自高兴,同时也暗笑徐军师信口开河,只凭一个梦境,竟敢瞎猜,不但指出地点,还连名带姓一字不漏,说得若有其事。张士贵不信邪,向皇帝请命,自愿到山西龙门县募集兵丁。募兵公告才上榜,果然就有位身穿白袍的魁伟壮士来应征,名字就叫薛仁贵。张士贵大吃一惊,本以为女婿何宗宪就是皇上的应梦贤臣,不料却真有这么一位薛仁贵。张士贵心中盘算着:一旦让薛仁贵投军入伍,岂不是美梦成空,断送了女婿的大好前程?于是狠了心,借故把薛仁贵赶出大门。薛仁贵好几次去应征,都被张士贵推三阻四挡在门外,薛仁贵满膛热血却换来一肚子悲伤。有一天、薛仁贵正在野外打猎,意外地救了开国元老程咬金的一条老命,这才拿着程咬金赠送的御批令箭再去应征。狡猾的张士贵一见令箭,眼看不录用也不行了。一脸同情又无奈的样子,说道:“薛仁贵、本将军已经几次放你活命,你偏偏又拿令箭来自投罗网,这就怪不了我了”。薛仁贵听得,莫名其妙雾煞煞,投军报国,怎会是自来送死?张士贵正色地说:“不久之前、皇上梦见一位家住山西龙门县、名叫薛仁贵的恶徒,心怀不轨,要谋刺皇帝篡夺江山。这次表面上是来募兵,其实是要暗中逮捕这位薛仁贵。”一派谎言恫吓,薛仁贵听得直冒冷汗,跪下来恳求张士贵救他一命。张士贵看在眼里,心中暗爽,当面告诫他:“要活命就得听话。第一、必须改名为薛礼,第二、为了避开众人耳目,将你编入厨房打柴烧饭当膳勤兵。第三、千万不可以和其他官长见面,万一被人发现,到时候我也救不了你了。”薛仁贵叩头感谢,都一一答应。部队编成,太宗皇帝御驾亲征,任命鄂国公尉迟恭当大元帅,统领大军跨海东征。两军对垒,薛仁贵布置战阵,冲锋破敌,建立不少功劳,可是张士贵却将一切大小功劳都记在何宗宪身上。国公尉迟恭觉得事有蹊跷,他不相信何宗宪有这样大的本事。有一天,尉迟恭亲自督阵交锋,果然看见隔河不远处,有一位白袍小将手执方天画戟,深入敌人阵营来往冲杀勇猛不可当。国公非常高兴,匆匆驱马过河,要看清楚白袍将的芦山真面目,可惜在乱军中被溜走了。又一次,国公大元帅到前线视察军情,中了敌军的埋伏,危急间、白袍将及时救出元帅,调头就跑。元帅伸手一揽,人没捉住,却撕下了一小片战袍。尉迟元帅愈想愈不对,决定亲自到营部点名,找出这位白袍小将。消息传来,张士贵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一旦被察出真象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。眉头一皱计上心来,心里想:元帅嗜好杯中物,何不用酒来引诱他?先把他灌醉再说。这一招果然凑效,当天国公喝得酩酊大醉,还没点完名,人就醉倒了。张士贵还刻意放出元帅要来搜捕薛仁贵的风声,几位好兄弟都劝薛仁贵赶快逃命,别待在厨房等死。薛仁贵只好躲到后山藏军洞去避风头。国公尉迟元帅,白忙了一阵,终究察不出白袍将到底是谁?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